知識產權管理 > 中美德日制造業轉型升級創新政策比較研究

中美德日制造業轉型升級創新政策比較研究
2017-08-23 10:18:05 閱讀

大連理工大學基地

丁堃 馬翔 楊陽 羅晨陽 唐德龍 劉思堅 徐作圣等

 

編者按

2011年4月,在德國舉辦的漢諾威工業博覽會上,“工業4.0”這一概念首次進入了公眾視野。隨后德國政府將其納為《德國2020高技術戰略》的十大未來項目之一,旨在促使德國成為新一代工業技術的供應國,進而主導全球制造業市場。而后世界各國也出臺政策以應對新一輪的工業革命,其中最為矚目的就是美國的《先進制造伙伴計劃》、日本的《再興戰略》和我國的《中國制造2025》。本期信息速遞將我國的制造業轉型升級政策與德國、美國和日本的相關政策進行比較分析,為我國今后政策的制定與完善提供借鑒。

 

一、引言

2011年4月,在德國舉辦的漢諾威工業博覽會上,“工業4.0”這一概念浮出水面。隨后,德國“工業4.0”工作組發表《保障德國制造業的未來—關于實施工業4.0戰略的建議》的報告,將“工業4.0”正式上升為國家戰略。隨著“工業4.0”在德國如火如荼的進行,世界各國都逐漸意識到在全球范圍內即將迎來新一輪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挑戰。縱觀世界各國近幾年的動態,大多數國家都在為應對及利用新一輪的工業革命而積極地做著準備。

 

德國作為“工業4.0”概念的發源地,早在2006年就通過《高技術戰略2020》將“工業4.0”確立為十大未來項目之一,且目前已晉升為國家級戰略,目的是要促使德國成為新一代工業技術的供應國,進而主導制造業市場。美國作為傳統的制造業強國,分別于2012年與2014年相繼出臺了《獲取先進制造業國內競爭優勢》和《加速美國先進制造業》兩份報告,以促進本國再工業化及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日本則是保持其一貫低調的行事作風,提出了“以3D造型技術為核心的產品制造革命”,其顯著的特點是以人工智能為突破口,試圖對本國的智能化生產線與3D造型技術做進一步的開發,同時其在2013年頒布的《再興戰略》也充分表明了其要進行工業轉型升級的決心。我國則是在2015年頒布了《中國制造2025》行動綱領,不僅預示著我國也將加入新一輪的工業轉型革命,同時為我國制造業指出了著力打造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生物醫藥與生物制造產業、高端裝備制造產業和新能源產業的智能化發展道路,加快我國由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轉變的進程。

 

本文主要比較分析中、美、德、日四國國家層級的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創新政策,以期為我國制造業轉型政策的改進與完善提供指引。


二、數據來源與理論依據

本文的數據來源為中國的《中國制造2025》、美國的《獲取先進制造業國內競爭優勢》及《加速美國先進制造業》、德國的《高新科技戰略》和日本的《再興戰略》。由于上述幾個政策文本均由各國國家層級印發及頒布,且均與“工業4.0”密切相關,目的都是為了促進本國制造業轉型升級,使其朝著智能化、綠色化的方向發展。所以所選政策文本不僅具有相當高的權威性,而且從政策制定的主體、內容與目的等方面來看都有許多的相似之處,因而它們的可對比性較強。

 

目前國內外對于創新政策工具的研究,最早的可以追溯到Rothwell和Zegveld,他們認為技術創新政策工具是一套復合的政策體系,是政府干預技術創新活動的有效手段,在技術創新全過程發揮作用。而后國內學者徐作圣和蘇竣等傳承和完善了此類研究方法,又將此類方法運用在了我國部分產業的研究中。本文在Rothwell和Zegveld所構建的政策工具框架的基礎上(圖2),并在臺灣國立交通大學徐作圣教授 的指導下,從政策工具的視角,以內容分析法對中美德日四國制造業轉型升級政策進行比較研究。

 

圖1所示的是政策工具對產業創新的影響,圖2則將具體的政策工具及其含義呈現了出來,主要由供給面、環境面與需求面三個大面及公營事業、科學與技術發展等十二類小項構成。供給面政策工具指政府圍繞創新主體及人才、資金、技術、知識、信息等要素,運用各類政策工具,直接進行創新供給,引導和改善創新要素供給狀況,以推動創新的一系列政策。主要包括公營事業、科學與技術發展、教育與訓練及咨詢服務四項。環境面政策工具指政府通過制定創新戰略與規劃、激勵創新的制度設計等,從創新的環境要素間接影響科技創新活動,從而達到促進產業創新的一系列政策。主要分為財務金融、租稅優惠、法規及管制和政策性策略。需求面政策工具指政府為減少市場不確定性,引導創新方向,通過政策設計來創造出國內外市場對產業創新的需求,進而拉動科技創新的一系列政策。主要由政府采購、公共服務、貿易管制與海外機構組成。

 

圖1 政策工具對產業創新的影響

圖2 政策工具分類圖


三、統計分析結果

我們將四國政策進行編碼、提取后,再分別逐條將其歸類于政策工具的十二類小項中,可以得到各國制造業轉型升級創新政策的政策工具使用分布情況,如表1和圖3所示。

 

表1 各國政策工具使用情況

圖3 中美德日制造業轉型政策分布圖(單位:%)

 

表1較為直觀且具體地顯示出了各個國家的政策工具使用情況;圖3則將四個國家的政策工具使用情況放在了一起進行比較,較為清晰地展現出了中美德日在政策工具選擇上的差異。總體而言,四個國家政策工具的使用情況雖然整體上存在差異,但是具體分析可以發現存在許多相似之處,如在環境面政策工具上,每個國家都側重于“法規與管制”及“政策性策略”政策工具的使用。

圖4 各國供給面政策工具側重點

 

(一)供給面

 

1、美國

如圖4所示,美國在供給面主要側重于教育與訓練政策工具的使用,具體政策細則包括投資社區學院的教育、加強先進制造業大學項目等,目的是通過對制造業教育的投資,以期培養出新型制造業人才,從而帶動和激勵國內制造業的發展。

 

2、德國

德國在供給面政策的制定中,主要集中于科學與技術的研發,通過對綠色技術的研發,進行可持續的經濟和能源發展。同時在能源研究報告中,提供透明公開的資助政策。其發展的重點在能源研究、綠色經濟、可持續農業、未來城市等。通過科學技術的研發,提供一個創新的、健康的和安全的工作環境;加強健康疾病方面的研究,建立一種新型的健康服務,廣范發展新市場。除此之外,也要在智能移動,公民安全方面加強相關技術的研發。

 

3、日本

日本在供給面政策工具的使用上較為平均。科學與技術方面主要推進新一代機器人的技術研究;同時無線網絡、數據中心分散化和開發新的無線網絡利用技術也被列入了發展目標中。教育方面的核心主要是培養尖端IT人才和復合型人才。

 

4、中國

我國政府在供給面將注意力集中在了對教育與訓練的供給上,可以看出我國認為人才是創新的重中之重,積極培養創新型人才,推動本國制造業的創新發展。

圖5 各國環境面政策工具側重點
 

(二)環境面

 

1、美國

從圖5中可以看出,美國環境面注重政策性策略的使用,其中以制定國家制造業戰略為主要導向,為國家制造業的發展指明了具體的方向。又以創建先進制造業咨詢協會、共享的國家網絡等具體措施改善國內制造業發展的環境,拉動國內制造業創新。

 

2、德國

德國在環境面的政策制定中,法規與管制方面,在知識產權保護、版權法的完善、以及優化技術領域的法律框架和相關標準等方面都有涉及。德國政府計劃在標準化、認證、評定、市場監測等整個產業重要的支柱環節努力,通過這些方面的完善,消除非關稅的貿易壁壘。在政策性策略方面,主要是促進中小企業的創新,如提出中小企業中心創新項目(ZIM)、中小企業產業合作研究項目(IGF),以及促進中小企業進行尖端技術研究的KMU項目等。這些項目無論從技術研究的過程或內容,還是從技術研究主體之間的合作,包括后期工業開發以及一些非技術研究(創新管理,資源利用)都有涉及。

 

3、日本

日本環境面政策和其他國家類似,主要集中在法規管制和戰略性政策制定中。法規管制主要包括標準制定和法律制定兩方面。從標準制定來看,人才能力評定標準、技術標準國際化接軌被多次提及;法律方面主要分布在醫療、航空、銀行、金融、旅游等領域法規的制定。在政策性策略的政策工具使用中,日本較為注重物聯網、智能化等新科學技術的應用,如物聯網跨企業合作政策、物聯網推進政策、人工智能機器人產業化實用化政策等一些具體政策,旨在通過對新技術的利用帶動本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朝著智能化的方向發展;同時通過推動人才培養、培養網絡安全方面人才、機器人相關人才數量翻倍等一些人才政策的出臺,培養出符合新一輪制造業發展的人才,進而促進本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

 

4、中國

我國在環境面上以法規及管制和政策性策略為重心,著力規范創新行為、制定創新標準,并輔以有利于創新的推動政策來協助國內創新的產生。

\

圖6 各國需求面政策工具側重點

 

(三)需求面

 

1、美國

如圖6所示,美國在需求面傾向于公共服務政策工具的使用,其中主要包括三個方面,首先是通過公私制造業研發設施、制造業創新機構的國家網絡、國家先進制造業入口等基礎設施的建設,以滿足國內制造業發展中對于某些基礎設施的需求;其次是對稅收、監管、貿易和能源等政策制度的改革,使各項政策更加趨于合理與完善,更加準確地引導制造業創新的方向;最后則是使公眾在制造業上的意識形態得到轉變,在發動更多的人民投入于新一輪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建設中的同時,也能夠獲得更多公民對于此次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支持,進而促進本國制造業轉型的發展。

 

2、德國

德國在需求面上倚重公共服務的使用,試圖加強政府、科研單位、中小企業、公民各方在創新過程中的對話與參與度,加強科普、科學的傳播。這樣確保公眾能夠參與到新的科學技術創新發展過程當中,同時可以客觀地評價在創新的過程中出現的一些機會與風險。

 

3、日本

日本在需求面政策制定上較為特別,貿易管制明顯多于其他國家,而且這些政策主要表現為高科技成果產業化及應用,足以看出日本對于知識產權及成果轉化方面的重視。其中涉及技術包括小型無人機技術、防災減災技術、通用機器人技術、云技術,目的是通過這些技術的產業化及應用來服務民眾。

 

4、中國

對于我國而言,需求面將主要精力投入在了公共服務上,借其創造出國內市場的需求,帶動國內制造業創新的成長。

總體而言,我國政府更注重環境類創新政策工具的使用,主要是由于目前我國制造業仍然需要大量創新活動的產生,而政府出臺政策的主要目標就在于通過創新戰略的實施,改善社會及市場環境,進而對制造業本身的創新產生影響。需要指出的一點是,注意到我國環境類政策工具基本由法規及管制和政策性策略組成,尤其是政策性策略最為突出,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過溢現象。過多的使用目標策劃類工具,僅僅對“設立目標”和“指引方向”起作用,而對實際操作層面的幫助較少 。

 


四、研究結論

 

在制造業轉型政策的制定上,我國雖然在供給面、環境面、需求面的政策工具上都有所涉及,但過于仰仗環境面政策工具,對其他兩類政策工具有所忽視,政策結構也有所失衡。整體上看,我國與其他國家在政策工具的使用上存在著明顯的差異,但是也不乏相似之處。如在需求面中,我國與其他各國都傾向于“公共服務”類政策工具的使用,但這僅僅是數量上的相似。美國與德國在“公共政策”中主要以建設創新及轉型升級所需的公共基礎設施、創新平臺、創新網絡,和加強科普、科學的傳播,以轉變公民對制造業的認識,確保及發動公眾參與到新一輪的科技創新發展過程當中為主要內容;日本則更注重于科技成果轉化、科技成果產業化及科技成果服務于民眾等方面,可見日本不僅重視知識產權的保護與發展,而且對知識產權成果后續的處置問題也有較強的政策保障,這既能夠激發公眾對于創新的熱情,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公眾對于創新收益的后顧之憂,極大的促進了國內科技創新的產生。我國在“公共服務”上主要以政策的制定與完善和體制機制改革為主要內容,相較于其他國家政策的力度顯然是不足的。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上一篇】墨西哥專利行政執法制度... 【下一篇】日本的數據安全和網絡犯罪
?
乐讯圆梦七星彩论